来自 金沙js77888 2019-06-02 12:41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金沙js77888 > 金沙js77888 > 正文

你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

 

 

 

    跟乒乓球队那么些年,李晓霞可能是我最熟悉又最不熟悉的队员。说熟悉是因为和他的主管教练李隼私交甚好,每每能听到很多关于她的言论。说不熟悉,是这些年从未跟她有过深度的交流和沟通。在我的记忆里,伦敦奥运会她和丁宁决赛之后,输赢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都像版画一样刻在心里。很多人只记得丁宁的眼泪,和晓霞对李隼的深深鞠躬。而站在赛后采访区的我,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属于她们共同的那种强大的控制情绪的能力。隔天就是团体赛,谁控制不住情绪,谁就把中国队推向了不可收拾的境地。所以,不论是对丁宁,还是对晓霞,甚或男队的王皓张继科,我都非常地佩服和尊敬。

 

 

图片 1

 

 

巴黎我由于自己的伤病没去,晓霞完成了她的大满贯事业。之后的她让人觉得很有一些不一样,这也促使我想和她聊聊。这场谈话是在乒超女团决赛第一场的赛后,她到我房间来已经是凌晨。晓霞是个直率的女孩,不论什么样的问题,不躲闪,不回避。一个小时的聊天过程,一场痛快的谈话,我只希望大家能够和我一起感受到真实的晓霞,她和大家想像的一样,也不一样。

 

 

跟自己战斗是最痛苦的,感觉心被撕裂了一样。

 

Q:拿到大满贯之后,你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?

李晓霞:我想,最大的变化是自信。自己的成绩慢慢好起来之后,个人的很多想法更积极了。没拿到成绩的时候,消极的想法会更多一些。

以前,大家经常说我起伏比较大。球有实力,但人的波动比较大。自我控制的能力不足,别人也没办法把控我。比如一件事我想的挺好,计划也有,但是有可能就因为突然情绪化,把之前所有计划都变了。

说白了,就是跟自己斗的过程当中没有完全战胜自己这一关。

Q:那自我斗争的这场战役是什么时候“打赢”的呢?

李晓霞:应该是在奥运会之前的那半年。我觉得,那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。

我记得,当时,李隼指导对我说:“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,肯定就没问题。前提是你必须要去做,我让你做什么你去就做什么。”以前他跟我说这个的时候,我就想,那就做呗,但是落实到行动上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
比如,他要求我每天反复去看自己的技术录像。其实,谁愿意看自己输的比赛啊,多痛苦啊。到现在我还是记忆犹新。那时候,是在奥运会封闭训练期间,聂梅跟我一个房间,我就感觉我的Ipad,一会儿飞这,一会儿飞那,就没办法静下心来。

一开始看世界比赛跟丁宁的,是我2比4 输的那场。刚开始只看那两局赢球的比赛。输球的那几局录像不敢看。可事实终究摆在那儿,没办法,硬着头皮点“开始”。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个录像,我是先看两个球,然后按“暂停”;过一会儿,再看三个球……慢慢看一局,再慢慢慢慢看两局,一点点过,一点点过,最后重看一遍,看十遍,看二十遍。那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,感觉心都被撕裂了一样。当时就想,奥运会快点来吧,不管结果怎么样,太痛苦了,别再这样受折磨了。但就是在这个过程中,我感觉一点点战胜了自己,慢慢地会总结很多,感觉更了解自己了。

心结打开了,好像就能更好的把控住自己。不像以前,想到不好的时候,就很容易把计划打乱。而我现在就不会。比如我今天要去哪,我都会作好计划,不会再乱变了。之前我个人情绪化很重,很自我,只能接受别人对我的好,你批评我不行,接受不了,觉得是在和我过不去,甚至会反驳人家,“我怎么不好了”。而现在,别人说我好的时候,我会主动要求对方指出我的不足和需要弥补的地方。自我感觉比以前要成熟了。因为能做到这些,球上也显得比以前更自如一些。

 

教练与运动员就像谈恋爱,多沟通才能解决问题

 

Q:你有没有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奥运冠军晚来了几年?

李晓霞:也不能说晚来了四年,四年前可能有机会,如果那会报名的话,团体不用说了。但如果去单打的话,现在想想可能还会欠一点。无论是从球,还是从心态各方面,没有像现在磨难地那么多。那会可能很顺。我觉得不仅是乒乓球,很多运动,你得经过一些磨难,踏踏实实,一步一个脚印,把每一次遇到的问题都解决了才行。所以现在想想没有遗憾。

 

 

Q:教练与队员的彼此信任是非常重要的。李隼在02年接收你,但在04年之前他的精力没有放在你身上,08年也没有很多。他曾说过,带你最痛苦的一点是,无法找到和你像和张怡宁一样直接表达的那种信任。因为张怡宁是从小就对他很信任,你是中间过到他这来的。你是怎么突破那道心理障碍和李指建立起信任的?

李晓霞:我感觉,是从2010年亚运会开始前。在那之前,张怡宁刚退役,他总是习惯性地跟我说张怡宁以前这样,以前那样。所以,我俩聊的时候,我就急了。我说,我不是张怡宁,要这样的话,你就让张怡宁回来打,我就是我。

 

    那时候,我们之间的沟通没有现在这么明朗。总感觉,他的有些话是在笑话我。因为之前,他把精力放在张怡宁身上会更多一些,所以,当张怡宁退役后,当他把精力放到我身上的时候,压力和要求一下高很多,感觉一下有些承受不住。而我这个人,属于特别能给自己加压的类型,但不是特别好强,见缝就钻。你要是逼着我还真行,但是要是不逼着我,我就不行了。其实,李指还是挺了解我的。他不跟我直接对话,但让别人来跟我聊,然后反馈给他。

 

Q:对,在08年之前,李指也很痛苦,因为你没有竞争上奥运会。他认为你应该可以去的。他说你跟扛着个炮上场似的。那段时间,他很痛苦做不到跟你的信任和默契。

李晓霞:其实不能说不信任。信任是一直存在的,只是说默契没有达到那么好。我觉得这件事从他带我,我一直没对他产生过怀疑。就是沟通没达成一致,有时没想到一块。所以他才通过别人去了解我的想法,然后绞尽脑汁去想办法沟通,想更多适合我的方法。

    大家看我大大咧咧,觉得很简单。其实,我想法很多,可能你随口说的一句话,我就会想是什么意思。虽然想得多,但是结合到我的球上,又不太一样。因为我打球比较简单,有时候打球越简单越有利,这和我生活中是矛盾的。现实中和球场上不一样的话,打出来的球就不果断,因为会犹豫。所以李指那会跟我就养成一个习惯,就是每天聊天,不聊球,就聊乱七八糟的。有时我坐着看电视,他坐旁边,通过电视就能瞎侃,在这个过程中,他从这里就能看出我什么样,我也能看出他什么样。有时训练的时候,我看他一个表情、一个眼神,我就心想,假急吧你,装啥呢装。他可能就想:我那么使劲,你怎么不使劲。这样慢慢慢慢就形成了默契。以前他可能在给张怡宁完成一些训练计划之后再轮到我,现在我俩沟通特别多。正常训练的时候,我比其他人提前20分钟到球馆,他开车带着我去,我比其他人晚回来15分钟,他又开车带着我回来。那时看似没聊球,可能过马路,看见一个人,聊聊人,我会想你是这样想的,他可能想你是这样想的。

 

Q:就是说心理不设防了,你会想你说什么他都接受了,他也不笑话你了。

李晓霞:最关键的一次,是12年在德国,我半决赛输给帖雅娜的时候,比赛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感觉人就站在了崩溃的边缘。

还有半年就奥运会了,可在打队内比赛时,打得已经不像是人打的球了,魂不在了。跑长跑,我就躲在宿舍里哭,感觉积压很多,特别想宣泄。结果,李指就过来说:你有在这哭的时间,还不如做点该做的事。你这就是逃避。我当时就说:我要是打不好的话,我感觉特别对不起你。这样的话,我在之前根本不可能说出来。结果,李指就说:你对不起我什么,说白了,你拿或不拿对我有什么,你拿了是你自己的,你不拿,我还是李隼。

我说,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。他就说我,看不起你什么,我看不起你,我还对你这么卖力?我可以放弃你,为什么我还坚持不懈的对你。然后我说我是不是比张怡宁差很多,是不是让你带着特累。当时一直在哭。他说,我一直没认为你比张怡宁、王楠差,但是遇到问题时,张怡宁、王楠比你更积极的去面对。但是这不代表你比她们差,你从各方面都比她们强。所以我才没有放弃你。

从那天之后,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一下拉近了。感觉跟李指什么都能说了。他给我的信号就是我的现在,我想干什么我要干什么,我一定能行。以前我总是怀疑自己。但那之后,我就跟自己说:教练都说你行,你凭什么说自己不行。包括今年比赛,我们俩都没有说冠军的事,包括奥运会,从封闭训练到我和刘诗雯决赛之前他都没说过。

 

Q:他还真能忍得住。

李晓霞:他或许认为,我这个人不能太强压。不能把话说的太白,他可能觉得我的承受能力达不到。以前,他会去逼张怡宁,但是可能不敢跟我这么说。毕竟人跟人不一样。性格不一样。我本身就不是一个特别好强的人。要真正压我的话,我可能就不干了。

   李指现在对我,就是连哄带骗。他说,当女队教练也不容易啊。封闭训练的时候,他就对我说,你看你现在身材多好,屁股多翘。我说,你这太假了。结果,他就问周围人:“是不是?”然后大家都说是是。我说,你这太能忽悠了。可话是这么说,我还是很相信他。

现在,联赛他有时跟着我,就是盯着我的放松,牵拉肌肉。因为,慢慢年龄大了,放松肌肉这一环节比打球更为重要。会延长你的运动寿命。现在我们俩在一块更像是朋友。

之前我跟他说,总觉得他高高在上,他说:运动员和教练关系像什么呢?不能像夫妻,因为夫妻总有一方会妥协;不能像父母,因为父母永远让着孩子。像情人?也不可能。就得像男女谈朋友一样,你有你的想法,我有我的想法,但是大家通过磨合,可能他的想法我看不惯,我的想法他觉得不对,但是都能说出来,共同寻找到一个解决方法。

我们现在可以无话不谈。有什么不顺心的都跟他说。像个朋友似的,有时间就一块出去吃个饭。不像以前,练不好躲远点,注意眼神什么的,人越多越骂我。现在输赢都不太在乎了,就是知道怎么输的,尽力了就好。

 

四年之后,或许更久后,大家只会记住冠军是李晓霞

 

Q:伦敦奥运会已经过去了,但是我一直感觉你在那个场上是最无助的一个,别人可能不理解,你怎么看?因为裁判的原因,你好像赢得也不痛快,这个冠军来的也不痛快。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你的眼神,很乱。可能这个情形是所有人无法预想的,你当时的心态除了知道自己拿冠军还有什么?

李晓霞:其实我不太在意外界说什么。可能和我不太争强好胜的性格有关。

我记得,当时跟丁宁打完之后,施指导他们不让我上网。其实,大赛期间,我原本不习惯上网,可他们越说不让上,我越要上,然后曹臻也说你别上网。我就想为什么不让我上网,我怎么了。当时打的时候,很投入,在场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什么裁判判球的问题。当时满脑子就是我该怎么打,我下局该怎么打,满脑子就是这个东西。 

那天比赛结束,我跟丁宁都等兴奋剂检查的时候,也有说话,但是都没谈裁判的事。如果现在再打一次,回想那天的状态,我可能还会赢,只是可能会挣扎一点,可能会4比2。

现在回忆起来也挺遗憾的,在那样一个顶级的赛事上,由于裁判,双方没有淋漓尽致地比一场。我也能理解,在奥运会上被判发球,脑子会乱。但是我感觉很遗憾,这次夺冠,在一些人看来好像裁判帮了我一把似的。懂球的人会知道,那天我的发挥也是能赢的。

比赛场上,我是很投入的,第二局,我10比6领先,判完丁宁发球以后,被她追到11比10落后,我叫了一暂停。当时我看到她哭了,我稍微走了点神。我就拼命给自己暗示,你是给人打赢的,不是侥幸赢的。你必须要强硬起来。这是奥运会,只允许你成功不允许你失败。因为前面两次你已经失败了,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。所以,当时在场上想的全是技战术。后来有人问我,什么时候看到的胜利曙光,我说没有,我到10比4的时候还在想怎么搓怎么防。

比赛赢了,当时我也想着跪一下,因为我信佛,本能我就去观众席上感谢了李指,因为没有李指就没有今天的我。他那天也挺欣慰的。他一直想把我塑造成这样的打法,而我能在奥运会那么高的舞台上,运用出来,他很欣慰。

 

Q:所以现在回顾这段往事。丁宁和你其实都很委屈。

李晓霞:要是说没有影响也不可能,多少会有一点,但是我觉得影响不会很大。我不是太外向,可能跟熟人会好点,跟陌生人我也不太会表达自己。所以你们看你们的呗,冠军反正我拿了。现在这一刻你们可能记得下,再过个四年,或者更多,大家可能会记得2012年奥运会冠军是李晓霞,肯定不会记得裁判的事。心里是有一点难受,打那么好,大家不认可。但是现在想明白了,以前的我可能就上微博发个:“你们这些人有毛病啊”的气话,但是反过来想想,可能换做我的话,大家也会同情我,这谁都能理解。

 

Q:你跟郭跃的双打很默契。

李晓霞:因为和郭跃双打配合时间长。很有威胁。别人一见到我们俩,可能先输掉两分,这种感觉不一样。奥运会现在想想让我成熟很多。这件事出来以后,想法也改变了很多。四年一次,那么激烈,谁都付出谁都努力。之前的半年我要比丁宁承受的多,丁宁确实成绩好,大家把掌声鲜花都给她了。她拿这个冠军可能百分之七十吧。当她高兴的时候,可能我还在痛苦。当她在笑的时候,可能我一个人还在哭呢。

正能量就是积极的去面对一切

 

Q:如果第二局你让丁宁扳了,裁判也不再判罚,是不是也挺难说的。

李晓霞:打出来的人是有一定运气存在的。比赛的时候,就像李指说的,结果其实已经出来了,我只要做好过程就够了。当时我认为他在骗我。奥运会完了之后,你就知道自己什么状态能打什么球。很多心结都解了。我要练到什么份上,要给自己逼到什么份上,都知道了。

我今年年初开了人大会,感觉又提升了一个层次。虽然大家在一起开玩笑说听不懂,但是在那个领域里面,感觉又不一样。各行各业的精英们,他们来了解你,了解乒乓球,从他们口中说出李晓霞,你应该再去加点什么,我觉得挺有意思。又学到了很多文化,他们在一起聊一些国家大事,经济、军事、文化,中国需要改进的地方。感觉很有意思。旁边很多人,都是领导,我说你别嫌烦,我问一问,他说不烦,烦啥,你问吧。开会的时候我就说发改委是什么?他们也没有看不起你,说什么这都不懂,他们觉得,运动员天天为了乒乓球,你不明白很正常。但是他们一点我就明白,然后,我天天就做笔记。突然感觉,自己宽了很多,再回到乒乓球,就觉得乒乓球太简单了。别人说国家,举一反三,再到乒乓球,就感觉这样啊,以前怎么没想明白。

谁也没想到我当人大代表,能学到很多东西。虽然讲的东西,在别人看来很简单,但是对于我来讲,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人的每一步好像是都给安排好了一样,只要每一步去坚持就好。其实,我这人比较爱动摇、纠结。李指刚带我时,就跟我说,你要相信你的第一直觉。你现在想发上旋就发上旋,第一感觉想发什么的,就发什么。我感觉真的挺管用。

 

Q:世锦赛我觉得没什么更多可谈的,打的太顺利了。为什么大满贯拿完,你皮肤都很好了呢?

 

李晓霞:其实奥运会之前的时候,就已经差不多好了。女孩嘛,都有生理周期,我的生理周期很不规律。而且反应很大。特别疼,头晕,而且发烧。我到大赛的时候,会吃药调例假。我就跟李指说不是女人了都,要来不让来,多难受。眼睛都肿了,还恶心,药物反应。李指就说,你看你这皮肤好了吧。我说根本没关系。他说你吃雄性激素,对你皮肤好,你看你脸上痘痘都好了。我说,你就忽悠我吧。后来别人也说,我说我是找人治的。其实,我觉得是没那么着急了,以前就是火攻,火一下就冒到头上去了,一下冲上来了,谁也弄不住我,现在似乎比以前平静很多,遇到事情没那么着急。想的更多的是处理。也就是这样,还能怎么办,都出现了,急有什么用。包括前段时间我训练,也急,我前段时间身体不好,但是急有啥用,急更上火,嗓子更发炎。能怎么办,还不如踏踏实实训练呢,急有啥用。

 

Q:我觉得你拿完大满贯之后,责任感加强了,不止是你参加一些活动,说一些话,感觉你现在有一些发自内心的不一样。

李晓霞:确实是这样,因为责任,我觉得,不用你说,别人也能看到。我还是希望这个队,能够更好一些,没有恶劣的东西。希望像一个集体更好的融入到一起。这就是一个集体,少一个人存在都不行,事实证明就是这样。少了医务员不行,少了厨师不行,少了科研都不行,少了陪练,少了这几个主要队员也不行。

责任对我来说,可能真的是我今年开完人大会之后,感觉思想上提高了一个层次。所以现在我希望我的一些行动能够给小队员一个好的榜样就行了。小队员认为李晓霞做的对,我跟着她做。我觉得就行了。

比如参与活动,之前我特别讨厌。但我发现,在参与活动的时候也能学到很多东西。有一次活动,我是在山东开完全运会表彰会后,坐高铁赶过去的。刘指导说,你辛苦了。我说我不辛苦,我就想学习学习,我挺渴望校园生活。能够跟学生一样,感受他们的生活,也是一种学习。包括企业,像我们去参加企业活动,一定是有点知名度的企业。它一定有它的方法才能做的那么成功,所以这是相互学习。

我们乒乓球给企业带来影响力,企业也能给乒乓球无形中带来很多启发。以前我感觉占用我的时间,也不让休息休息,运动员就干运动员的事不就得了。但是现在不这么想,也累,但是真的学到很多东西,立马把消极变积极,正反面一点也不一样。

我所理解的正能量就是积极地去面对一切。你积极的时候你的笑是发自内心的。不积极的时候也能看出来。希望外界也能认为,其实我们乒乓球队都是很阳光的,男女队都是。其实说白了,也就是一普通人,只不过会打球,然后国家爱护着你,很多人支持着你,其实也就这样。有时候想想你去的时候对人多笑笑,人家感觉就不一样。你想笑笑的话,你得积极地去参加这个活动。如果你要不积极地话你笑不出来。之前我不想去的时候,就想往后躲,就不想笑,笑不出来,乐得特假。所以我还是觉得看你用什么心态面对这件事情。

 

 

 

 

本文由金沙js77888发布于金沙js77888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你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里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