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生活报道 2019-12-06 21:15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金沙js77888 > 生活报道 > 正文

七、路途野景扑面来

照片不能多传,喜欢游记的朋友不如直接到本人博客去看。有国内江西婺源,浙江林坑,国外菲律宾、日本、泰国等文章和照片。

——两畦黄花辉不尽,镜渠只从中间开——

象月亮湾这样的路边野景,在婺源比比皆是。所以到此旅游最好是自驾游,车开着开着就有美景扑面而来,就可随时随地下来观赏。请看:

七、路途野景扑面来

陌阡春雨潇潇伏,

山峦青烟袅袅飞。

万株金盏染碧波,

几片木渡搀河埠。

清溪自由山潭出,

游人只在画中凫。

黄花玉茎香满圃,

铺陈丹青赛米芾。

——清雾洇润婺源早——

清晨,细雨中的婺源就象洇了水的宣纸,点上些绿,便染了一片;画落点金,就黄色横陈。山林为雾霭尽埋,懵懵懂懂做着远古的梦,古老的村落被水气包裹,隐隐约约尚未苏醒。晨起的雀儿,叽叽喳喳地从水面掠过,一头撞进朦胧的林梢,传递着晨曦春雨的信息。

在雨中,柳丝如帘,树木变得繁茂柔软,团团簇簇;在雨中,绿水迢迢,水面蒙上一层薄纱,就象姑娘揽镜梳妆时,对镜哈了口兰气,白、黑、绿、黄……各种暧昧温婉之色顿生。

水边林麓沙渚,隐约迷蒙,连近处的村舍也愈显宁静。戴着黑帽的白衣农舍,似乎在晨雾中滋润得仍不惬意,竟整个身子探进了水里,如镜的水中便也有了古宅乡镇的身影……

晨雾让这一切都变得虚幻,难分水中岸埠。

——隔岸金盏竞相辉,不分水中与畈间——

这是去理坑、彩虹桥路途中的一处景色。

远山如西子弯眉,浓妆艳抹;近舍白墙黛瓦,清静明快;脚下镜渠似碧,素面朝天;两岸黄花似锦,翻金铺绿。

风,时有时无,象孩子追逐着田间的花草,嘻笑着藏进花丛。于是,被那孩童弄绉了的水面,刹那间静寂下来,变成镀银般的亮洁,将天光融入水色,再反射长空。散漫的光线,经雨的润泽,分外通透亮洁,把溪畔黄花照得明快艳丽。水映照着花,花点缀着水,宛如一幅写意的山水画卷。

那油菜花在河岸边是一层一层的铺展开来,又一层一层地倒映在水里;岸上盛开几层花,水中便有几叠艳;贴近水面的一层黄花,完全与水结合在一起,已经分不清是水中生花,还是花弄清水。只有当风儿轻拂,水动花摇,方能看清那是花,那是水,真个别有情趣。

——纤纤灵木担黄篓,左右两筐皆万金——

在花海灵水之间,轻轻地落下一座小桥,如点睛之笔,衬托这写意的山水画卷愈加美丽!

几根杉木扎在一起,十几根木桩,八字趴开,斜插河底,木桥便纤细温顺地搀起两埠。桥之简朴,花之素雅,水之清洌,颜色也不繁复,这种幽静的孤桥野渡,却让人产生诗般的快意。

汤显祖吟诗:“一生痴绝处,无梦到徽州”,谢却了尘世喧嚣纷争梦,到婺源来,到处是这种赏心悦目的梦幻之境。

为是拍摄最美的景色,趟过田埂,钻入花丛,最后弄得头染黄花,裤脚尽湿,身染一层油菜花粉,却是一种湿润的粘性异香,在鼻腔里滞留很长时间才渐渐散去,令人过鼻难忘。

兴致盎然处趁兴改得:“识得此地真趣味,自然无梦到婺源”。

——花茂两岸阔,水秀一桥悬——

回家路上,雨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,路边的美景显得多姿多彩,而雨中的油菜花更多了份缠绵的妩媚,每每让人停车落步,再次谋杀相机非林。

这是路边景色,有另一番迷人特点。

山峦高低叠嶂,烟岭迷朦;茂林幻入太虚,云遮雾缭。早开的春花,争奇斗艳,恣意吐芬喷芳,张扬着富贵的色彩;未开足的菜花,自惭形秽,强直着鲜绿身姿,只在枝头发髻,羞怯地插了几朵黄金簪,却照样的雍容华贵。

淡淡浓浓,青青黄黄,绚丽斑斓的自然色彩,被方正的陌阡分割,为无规则的篱笆裁剪,显着无序的自然。

很象绸缎店柜台上,那一札札凤绸霞缎,一匹匹金罗黄绫。只是在这里被造物主随意地洒了些菜香,泼了点金花,用了些岚气,居然就如此地令人缱绻不已。

——青山蕴烟岚,金花撒畦间——

凝视久了,眼前恍若荡漾出一幅动态的国画。大自然铺开大地素笺,蘸满山水油彩,尽情挥洒丹青。

于是,山峦远远渺渺、深深浅浅,朦朦胧胧。就象用清水玄墨,倾倒在麻浆宣纸之上,造成渗化意趣。苍润秀逸的墨色,晕染开去,山体便随雨雾氤氲,由浓而淡、由浅入深,变幻着墨色。

大片的留空,浑然是卷云与雾霭的轮廓,更为这本来已经迷离的笔墨,凭添了几份似有似无的空灵,使山势尤显蒸腾神奇。

视野间几棵老槐树,影影绰绰,浓浓淡淡。仿佛是水墨画中的参差披拂,有的笔断意连,枝桠狂放,向天怒展;有的秃毫枯锋,干叶难分,墨色团簇;这些树的存在,好象有意给画面造成了前后远近的立体视距,使画面生动起来。

——网篱遮不住,总是春色美——

目距之内全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,纤纤茸茸、层层叠叠。就象是水粉浓彩,是金黄色颜料随意泼洒,再渲开来的效果,色泽饱满。又因为黄色是颜色中最明亮度的,所以当满视野均被雨水浸润了的金黄色侵占时,油菜花便显出湿漉漉的婀娜多姿,水灵灵的干净单纯,也使整个画卷云锦般舒展。

跳动在画面上的篱笆,高高低低、网网织织。好似浓墨在金绸上层层细描,细则轻曼,粗则狂放。平线犷厚,直干浑茂;网线细密,繁复线条。虽着墨不多,这随意的笔触却给此境填充了质感,使画面增加了层次感。

——沟壑再披黄金甲——

留连忘返,也得返!从江西婺源到安徽,途中全是峥嵘嶙峋的山峰。车行在崎岖的山路上,小心加小心,每个公路山弯处更是倍加谨慎,却被当地呼啸疾驰的车辆弄得胆颤心惊,根本无暇观看车外风景。

就在赣皖交界外,满车朋友大呼小喝,“停车,多么优美的景色!停车!”

小心翼翼地将车停在公路直道边。跨出车门,一阵细雨夹带着油菜花香迎面扑来。

这是一处丘陵地带的油菜田园。站在高高的公路边,百米悬崖之下,是一条曲曲弯弯的小河,河对岸是金色尽染的油菜花,一直铺到远处的山脚下。

抬眼望去,远岫渺茫,崦岭披絮。远山头上岚雾朦胧,随罡风过天,云雾不断扭捏姿态,一时间似有仙圣在岭豁架炉炼丹,烟尘薄雾袅娜地在山头云卷烟舒,姿态万千。

——半是丘陵半是田——

路旁风舞芦荻,茂林参差,恣肆狂放的灌木丛将最后一点冬色保留,在金黄色和青绿色中,搀和了一抹棕红色的倩景,叫人体会冬春之交的凉爽感觉。

这里的油菜花和江岭油菜花,又有全然不同味道。

丘陵地带油菜花不是梯式结构,而是见缝插针式地在一个一个小山包间展开;又沿河渠堤岸蜿延弯曲,因地就势地铺陈。

地履其黄,陵戴其苍,油菜田象只无规则的金盏盘铺散着,中间托拢着一座座小山丘,就象一个个镶满翠玉的绿色凤冠,亭亭玉立,好似宫女卸妆当下。

于是,田园没了规则,这一弯、那一曲;绿畴平野,连绵不尽;随坡就坎,高低跌宕;到也形成清疏萧散的自然风格。

——金盘托绿冠——

不象晴天那样山山水水,花花草草都径谓分明,在雨天,原来纤毫毕露的油菜,润含春雨后纤尘不染,全部变得烟姿雾骨般模糊,满地的黄芽绿茎,染得大地一片混沌的金绿黄色。

足绽的菜花,花瓣沾着晶莹水珠,色彩愈加洇润,不仔细看,极象是篱东菊绽;更奇巧的是,在微风轻拂下,又恍若麦浪翻滚。

阡陌花海,淡妆浓抹,由金黄、淡黄到土黄,再由青绿、翠绿到嫩绿,尽态极妍,在雨的溟蒙中彰显着另类的绰约。

雨,越下越大,把周遭的景色荡涤得纤尘不染,又侵略性地包裹在湿的羽衣里。空气便具有了潮湿泥土的芬芳,菜花香气顿时变得具有缠绵暧昧的味道,粘住游子不去。

——满地黄花风弄影——

在大雨中匆匆拍了几照片,只好开车走人。只二脚油门,已然离开了赣州地界。

《春染》到此也结束了,但又怎能写尽婺源之美呢?因为在婺源,时间是可以翻看的:不小心撞上元初老槐,冷不丁遭遇明代宅弟;与宋朝廊桥相视,和清末雕刻对话;说不定您在那条巷陌青石板上,一迈就过了千年哦!

这些陈年老古董与自然清丽的徽派风光揉和在一起,愈彰显其特有的美丽,尽余之笔力,岂能书其一二。还是有心者自己去游览吧。

记得:每年三月下旬、四月初去,最好自驾游哦!

图片 1(两畦黄花辉不尽,镜渠只从中间开)

图片 2(隔岸金盏竞相辉,不分水中与畈间)

图片 3(纤纤灵木担黄篓,左右两筐皆万金)

图片 4(青山蕴烟岚,金花撒畦间)

图片 5(网篱遮不住,总是春色美)

本文由金沙js77888发布于生活报道,转载请注明出处:七、路途野景扑面来

关键词: 婺源